新闻中心

您的当前位置:雷曼首页-新闻中心-公司新闻

【转载】专访雷曼董事长李漫铁:足球有起伏,有味道

   “足球是一项喜怒哀乐特别鲜明的运动。它浓缩了很多感情,快乐是浓缩的,悲伤也是浓缩的,然后在某一时刻爆发出来——生活有起伏,才有味道。”

——雷曼董事长李漫铁


    雷曼为何看好中国足球产业发展?投资构建中、澳、葡“足球铁三角”意欲何为?雷曼的战略投资是“情怀”主导还是“理性”行为?带着这些疑问,晶报记者专访了雷曼董事长李漫铁。

微信图片_20170801094237.jpg

    欢聚一堂,“雷曼大家庭”
    欢迎晚宴上,49岁的“雷曼之父”李漫铁登台致辞。没有秘书捉刀,没有翻译辅助,李漫铁用中英双语侃侃而谈。出现频率最高的五个字,是“雷曼大家庭”。
    这的确是一场“家庭聚会”——除了二十多名十七八岁的小队员们,参加晚宴的还有纽卡斯尔喷气机俱乐部CEO洛瑞·麦克金纳,深圳人人雷曼俱乐部总经理李虹、主教练张军、领队朱波以及雷曼的管理层。

微信图片_20170801094338.jpg

微信图片_20170801094341.jpg

微信图片_20170801094344.jpg

微信图片_20170801094346.jpg

    李漫铁为“雷曼大家庭”拍照

    “这次是洛瑞亲自带队打潍坊杯,成绩好坏倒不是最重要的,我们更看重这是一次文化体育的交流。”李漫铁解释了这次“超规格接待”的原因,“说小一点,是人人雷曼与喷气机两个兄弟俱乐部之间的团聚;说大一点,是深圳与纽卡斯尔两座城市之间的友好交流;再大一点,可能也是中澳两国之间的一座桥梁。我们认真做好接待,也是希望他们在深圳留下美好的回忆。”

微信图片_20170801094729.jpg

    正是在李漫铁的“撮合”下,深圳人人雷曼今年2月份远赴澳大利亚集训近两周,衣食住行都在喷气机俱乐部的训练基地。因此,人人雷曼目前高居中乙南区榜首,兄弟俱乐部也有一份功劳。
    李漫铁还透露,喷气机今年已经引进一名巴西外援,正是为人人雷曼“冲甲”之后做准备,“包括葡萄牙(科英布拉)那边,也有可能(为人人雷曼)提供好的球员。”
    另有消息称,22岁的上海上港小将朱征宇也在喷气机试训——其“U23国内球员”身份,同样令人浮想联翩。
    整合资源,布局“铁三角”
    一个月前,雷曼与葡甲科英布拉俱乐部签署战略协议。这是雷曼投资深圳人人雷曼和纽卡斯尔喷气机之后,在足球领域的又一重要战略布局。当时远在里斯本机场的李漫铁就通过连线采访告诉晶报记者,“此三角形布局形成闭环,将进行足球产业链里的青训培养、球员经纪、商业比赛、足球旅游等开发活动,与雷曼其他的足球产业布局形成协同效应。”
    而一个月后的面对面专访,李漫铁更是透露了这项合作的最新进展,“两名中国年轻球员加盟科英布拉俱乐部的注册工作正在进行当中。”
    “雷曼之所以要投资构建这个‘铁三角’,就是希望帮助中国足球打通留洋通道。”李漫铁曾经在多个场合中强调,“单向的‘请进来’是不够的,还得‘走出去’——让优秀的中国年轻球员到足球发达国家去感受先进的足球文化,学习先进的足球技战术,帮助他们成长为国际化的、有个性的球员。”
    但是,李漫铁也强调,雷曼在足球产业链的投资绝非“土豪式”,而是非常看重时机和性价比,“雷曼在六七年前进入到足球产业,是基于看好中国足球在未来十几年的发展前景——2026年有可能参加世界杯,2030年有可能承办世界杯,这是两个非常值得期待的时间点。”
    “情怀与理性兼备。”李漫铁说,“我们的这种三角布局,目前应该说在行业里面是相对独特,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。”
    喜怒哀乐,足球“有味道”
    7月21日,雷曼迎来了13周岁生日。2004年创立,2011年上市,雷曼用13年时间成为了中国领先的LED产品服务商及体育资源运营商。作为“雷曼之父”,李漫铁本人与足球结缘可远远不止13年。
    在广州读大学时期(1986年—1990年,华南理工大学),李漫铁就被当地浓厚的足球氛围感染,迷上了足球这项运动,“尽管我自己踢球不是太多,但是对足球可以说是非常热爱。”
    创办雷曼之后,公司生产的LED显示产品大量应用在足球赛场上,李漫铁本人也就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获得了大量出国看球的机会,“在欧洲俱乐部的VIP坐席上欣赏顶级水平足球比赛,很震撼。”
    “2011年雷曼成为中超合作伙伴,与国内各家俱乐部有了更多的联系,也更加深入地了解了足球俱乐部的运营。”李漫铁从那时候开始,决定率领雷曼进军足球产业链。
    有人说李漫铁和雷曼进入足球圈是一次聪明的“抄底”,但他本人却说,“投资足球,是一次商业投资,更是情怀投资。两者并重,但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,情怀占的比重可能更大一些(笑)。足球是一项喜怒哀乐特别鲜明的运动。它浓缩了很多感情,快乐是浓缩的,悲伤也是浓缩的,然后在某一时刻爆发出来——生活有起伏,才有味道。”